移動互聯網
首頁  >  移動互聯網  >  移動互聯網要聞

堅守法律底線 短視頻才能長發展

2019-06-26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

近日,“焦作五女子玩短視頻無下限”事件將短視頻行業推上了焦點新聞。在視頻中,幾名年輕又時尚的姑娘公然發表辱罵周邊縣市女性的言論,視頻一經發出即遭到廣大網友的一致譴責。當地警方也對此事高度重視,于視頻發布次日即將發布者朱某抓獲,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對朱某依法處以行政拘留十日。在短視頻行業火爆發展的當下,許多網民都樂于在互聯網上各抒己見,但是在虛擬世界中辱罵他人是否需要承擔法律責任呢?短視頻內容的底線究竟在哪里?

短視頻中罵人也會被“行拘”

大家都知道在現實生活中辱罵他人是可能承擔法律責任的,然而許多網民卻抱有這樣一個錯誤的認識:網上發生的糾紛只在網上解決,發表了不當言論最多被封號禁言,不會產生其他的后果。殊不知,即使是在虛擬的網絡空間,發言的人也是和現實中的人互相對應的,短視頻平臺都需要用戶實名注冊。因此,在網上發布的短視頻中辱罵他人,同樣是可能承擔法律責任的。

公安部發布的《計算機信息網絡國際聯網安全保護管理辦法》第四條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利用國際聯網危害國家安全、泄露國家秘密,不得侵犯國家的、社會的、集體的利益和公民的合法權益,不得從事違法犯罪活動。第五條明確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利用國際聯網制作、復制、查閱和傳播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的信息。第二十條則規定,有第五條、第六條行為,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現《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處罰。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二條規定:有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實誹謗他人行為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重的,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處500元以下罰款。本案中,朱某在平臺發布的短視頻被眾多網友點擊和轉載,造成了較為惡劣的影響,警方正是根據情節嚴重程度,依法對其處以10日行政拘留。

需要注意的是,除了行政責任外,涉事者還可能需要承擔民事責任甚至刑事責任。《侵權責任法》第二條規定,侵害名譽權,應當依法承擔侵權責任。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誹謗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捏造損害他人名譽的事實在信息網絡上散布的,構成《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條第一款規定的“捏造事實誹謗他人”,即誹謗罪。同時,根據《刑法》規定,公然侮辱他人或捏造事實誹謗他人,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剝奪政治權利。

短視頻內容的邊界在何處

和網絡直播行業一樣,短視頻行業自2016年開始呈現井噴式發展趨勢,制作成本低,傳播速度快,全民皆可參與。許多短視頻平臺都將鼓勵網友以短小精悍的視頻方式記錄真人真事去分享生活中的美好作為自身的標簽,公眾也對優質的短視頻內容充滿期待。但是在網紅經濟背景下,行業自律的缺位,加上“出名”和“盈利”的雙重驅動,導致短視頻行業亂象叢生,許多短視頻的內容不僅讓人跌破眼鏡,更涉嫌違法犯罪,比如為了點擊量而假意跳樓,引發社會混亂。

針對短視頻內容“群魔亂舞”的現狀,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于2019年1月9日發布了《網絡短視頻平臺管理規范》以及《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兩部行業規范。

《網絡短視頻平臺管理規范》規定:網絡短視頻平臺實行節目內容先審后播制度,平臺上播出的所有短視頻均應經內容審核后方可播出;一周內三次以上上傳含有違法違規內容節目的用戶原創內容(UGC)賬戶,及上傳重大違法內容節目的UGC賬戶,平臺應當將其身份信息、頭像、賬戶名稱等信息納入“違法違規上傳賬戶名單庫”;對被列入“違法違規上傳賬戶名單庫”中的人員,各平臺在規定時期內不得為其開通上傳賬戶;禁播期分別為一年、三年、永久三個檔次。

《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則規定網絡播放的短視頻,及其標題、名稱、評論、彈幕、表情包等,其語言、表演、字幕、背景中不得出現以下具體內容:攻擊我國政治制度、法律制度的內容;分裂國家的內容;損害國家形象的內容;損害革命領袖、英雄烈士形象的內容;泄露國家秘密的內容;破壞社會穩定的內容;損害民族與地域團結的內容;違背國家宗教政策的內容;傳播恐怖主義的內容;歪曲貶低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內容;惡意中傷或損害人民軍隊、國安、警察、行政、司法等國家公務人員形象和共產黨黨員形象的內容;美化反面和負面人物形象的內容;宣揚封建迷信,違背科學精神的內容;宣揚不良、消極頹廢的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的內容;渲染暴力血腥、展示丑惡行為和驚悚情景的內容;展示淫穢色情,渲染庸俗低級趣味,宣揚不健康和非主流的婚戀觀的內容;侮辱、誹謗、貶損、惡搞他人的內容;有悖于社會公德的內容;不利于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的內容;宣揚、美化歷史上侵略戰爭和殖民史的內容;其他違反國家有關規定、社會道德規范的內容。

短視頻發展不應短視

一個行業想要得到長遠的發展就不應當只注重眼前的利益。在《網絡短視頻平臺管理規范》以及《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出臺之前,短視頻行業的監管只是單純依靠平臺自身的自省自糾。但是一些奉行流量至上經營理念的平臺,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對很多不當的短視頻內容“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由此導致許多不良信息在網絡上泛濫,對整個社會環境都產生了較為惡劣的影響。

雖然此前有平臺因為傳播有悖社會公序良俗的短視頻被有關部門約談,涉事人員被要求改正,但是部分平臺和短視頻發布者仍屢教不改。因而,行業規范的發布和實施,或許會對短視頻近期的發展產生一定影響,但是從長遠發展來看,監管措施的加強無疑有助于引導短視頻發布者和受眾樹立健康的價值觀,倒逼平臺自我凈化,將有利于短視頻行業更健康的發展。

關鍵詞:法律底線 治安管理處罰法 刑法 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 網絡短視頻平臺管理規范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