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
首頁  >  5G  >  要聞

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云勇:鞏固5G競爭優勢 催化產業轉型升級

2019-06-19  來源:人民郵電報  作者:周振龍

5G牌照的發放,標志著我國5G正式進入商用階段。同時,2019年也是我國5G產業全面加速、全球競賽發展的關鍵時期,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云勇指出,得益于4G時代的積極探索以及國家政策支持,我國目前處于全球5G發展的第一梯隊,在5G技術及產業發展上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5G商用的全面提速將為我國經濟結構調整、產業發展轉型帶來新的機遇,但同時5G產業發展也面臨一些挑戰。結合近期5G熱點,《人民郵電》報記者專訪了張云勇。

5G作為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具有大帶寬、低時延和超大規模連接的技術特點,將成為拉動國家投資、引領科技創新、實現產業升級的新引擎。全球各國在5G賽道已展開激烈的競跑,我國在技術、標準、產業上擁有一定的競爭優勢。張云勇認為,主流發達國家已紛紛將5G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我們要利用好局部領先優勢抓住5G發展機遇,在一些關鍵領域做好自己的事情,將領先優勢轉化為國際科技競爭、產業轉型升級的切實紅利。

“加快5G商用步伐

鞏固領先優勢”

5G正式商用的發令槍打響后,國內運營商積極布局5G網絡建設,5G商用進程明顯加快,但初期會面臨5G網絡部署資金壓力大、終端成本高等問題。張云勇表示,5G網絡部署由于使用較高的頻率,預計5G站點密度至少為4G的1.5倍,室外基站總數將超過600萬,網絡投資約為4G的4倍,將超過2萬億元。而在終端方面,新頻段、新技術、新需求帶來的高成本,在5G商用初期也成為制約5G終端大眾化、普及化的重要因素。

為進一步確立我國5G的領先優勢,張云勇建議,一方面希望有關部門牽頭制定5G網絡共建共享指導意見,建立激勵機制,促進運營商之間加強共建共享,盡量避免網絡基礎設施的重復建設,節約網絡整體投資,緩解5G網絡建設將面臨的巨額資金壓力,加快推動5G商用步伐。

另一方面,建議產業界統一5G終端標準,推動5G全網通手機成為業界主流。建議從政府層面推動5G終端標準的統一,降低5G手機研發難度,減少研發時間,降低用戶的使用門檻及難度,提升消費者對5G的接受程度;對于5G模組生產企業,可考慮在5G商用初期,引導5G模組規模化發展,通過專項補貼的方式,激發產業鏈上下游的積極性,形成規模化效應,降低5G模組成本。

“核心技術迎來關鍵期

提升科技創新實力”

以芯片為代表的5G核心技術產業正處于自主發展的難得窗口期。“自2012年以來,我國集成電路產業以年均20%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長,2018年全行業銷售額達6532億元,芯片設計水平也不斷提高。”張云勇說,“然而,高端數據通信芯片等核心器件仍然依賴進口,在指令集、芯片設計等技術壁壘比較高的環節,中國芯片企業與歐美芯片企業仍存在一定差距。”當前國際形勢風云變幻,中美貿易摩擦及美國對華為的技術封鎖,都在提醒我們5G產業鏈的外部風險一直存在,但同時也為我國通信產業鏈以芯片為代表的核心技術產業帶來了極為關鍵的發展窗口。

張云勇表示,我們要堅持深化開放合作與自主創新相結合,更好地利用國際國內兩種資源提升科技創新實力。從政策層面,加大對自主創新的支持力度,對產業鏈上游已經取得技術突破的相關領域加大扶持力度,在5G時代迅速做強做大;而對暫時未有顯著突破的領域,也應把其重要性上升到國家層面,吸引產業資本,出臺政府政策,共同推進中國5G核心技術領域的突破。在布局5G產業發展時應從頂層設計出發,徹底解決我國自主創新深層次的基礎性、結構性、系統性難題,助力我國走高質量的5G發展之路。

“賦能實體經濟

推動產業轉型升級”

5G以其自身技術特點將帶我們進入萬物智聯時代,并與人工智能、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有機結合賦能垂直行業,向城市管理、制造、金融、家居、交通、醫療、教育等傳統領域滲透融合,未來會實現我們生產生活方式重構的美好愿景。但從5G初期應用場景來看,5G與垂直行業的深度融合不會一蹴而就,在技術互通、合作模式、政策監管等方面還需要社會各界通力協作,順應時代發展,促進5G與社會各行各業深度融合,充分發揮向實體經濟賦能的價值,推動傳統產業數字化轉型。

5G是從供給側向各行各業輸出萬物智聯的能力,面向垂直行業升級賦能,是一個多維度互相沉淀的過程。張云勇建議,一是產業界積極探索5G應用創新以及商業模式創新,加強產業融合,構建5G應用新生態。建議政府積極引導5G垂直產業合作模式,同時加強對5G無線頻率的監管。二是對于涉及多部門監管的領域,要全社會共同努力,加強跨界合作,解放思想,跳出慣性思維,基于技術、數據、權益、基礎設施、資本等領域開展深度合作,加快5G賦能實體經濟的步伐。

關鍵詞:產業融合 產業轉型 產業升級 競爭優勢 5G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